客户案例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客户案例 >

6up3000万国资流失 郑州仪表厂被兼并的背后

  一个只有70万元资金的私营企业,传奇式地兼并了一个拥有3000万元固定资产的国有企业,而被兼并的企业则变成了投诉无门、生活无着的一个“空壳”……这就是最近发生在郑州仪表厂的一桩怪事。

  1997年6月,经郑州市有关部门同意,郑州仪表厂因长期处于停产状态而正式被河南国通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河南国通)兼并。然而,河南国通的兼并不仅没有使郑州仪表厂起死回生,反而使其价值3000万国有资产在顷刻间化为乌有,导致国有资产严重流失。

  经有关部门查实,河南国通在1200万元的注册资金中,只有70万元的现金投入,其它均为银行提供的资金证明。

  2月18日上午,记者通过114查询郑州仪表厂的电话,然而,在郑州市电话号码簿上登记的电话已被另外一家企业所用,接电话的一位先生告诉记者:“郑州仪表厂早已破产了,它的职工也已下岗,现在厂里只有几个值班的。”

  记者辗转来到郑州仪表厂采访,只见仪表厂的大门口已被郑州管城区益华门诊、河南万邦企业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和河南德建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等其它牌子所“笼罩”。虽然,郑州仪表厂的牌子仍在挂着,但那陈旧的木牌、模糊的字迹,与旁边发亮的铜牌和醒目的广告牌子相比,则显得大为逊色。

  在厂区后面,杂草丛生,显然这里很久没有人光顾了。在二楼一间大门敞开的办公室里,几个职工正围在一起打牌,一位不愿露姓名的职工告诉记者:“办公楼大部分已经卖给了别人,只留下二楼的部分房间厂里还使用着。”

  据职工反映,河南国通的法人代表任慧宏曾于1996年7月9日利用自己的300万元资金,加上他在银行获得5000万元虚假的资金证明,在郑州市工商局注册了5300万元资产的“郑州国通实业有限公司”,并企图兼并郑州酒精厂;同年8月,因为虚报资金事发东窗,金水区检察院对其进行调查,在审讯途中任慧宏弃车而逃,致使这一兼并事件行之未果。

  然而,就在注销“郑州国通”时,任慧宏通过关系在郑州某家银行获得了1200万元的资金证明,1996年10月11日,任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完成了亚太会计师事务所的验资证明和在省工商局注册的“河南国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执照,而任摇身一变成了“河南国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法人及董事长。更为奇怪的是“河南国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址,竟是将要兼并的郑州仪表厂,而其注册时间与兼并郑州仪表厂的时间整整提前了9个月。一位退休职工愤愤不平地告诉记者:“河南国通与厂里个别领导早已串通好,这个兼并本身就是个阴谋。”

  郑州仪表厂原工会主席王正楼告诉记者:“当时,不少职工都了解到河南国通的背景,对这一兼并持有异议,但厂长刘明亮执意实行,最后签订了这份兼并协议。”

  据记者调查表明,为逃避对国有资产的评估,郑州仪表厂曾于1997年2月将仪表厂库存的200台KC-25窗式机、300台分体空调器、160台5HP压缩机和216台1HP压缩机转移出厂,至今下落不明(据说有40台窗式空调被厂里抵作广告费用了),其累计金额在200万元左右。

  1997年4月,郑州市资产评估事务所对郑州仪表厂的国有资产进行评估时,把仪表厂在1994年11月与河南兴业房地产公司联合开发的厂区西侧一幢7层楼漏评。该楼东侧的1~2层于1997年12月由河南鑫源置业有限公司以430万元的价格售给河南衫衫中原实业有限公司,据职工反映,其总价值应在700万元左右。同时,在对原属于郑州仪表厂的德化街75号一幢四层楼评估时,原有的359.98平方米的建筑面积只评了199平方米,其价值只评了27.1万元。

  此外,郑州仪表厂某些领导伙同河南国通曾把厂里库存的产品、半成品、零部件、原辅材料以及能够生产的设备全部兜售一空,其价值1600多万元。另外,郑州仪表厂原来200多万的债权和厂里的房改金、门面租金、厂里预留的库存资金等累计300多万让河南国通收走……

  据了解,河南国通的兼并,不仅没有使企业的效益好转,反而使郑州仪表厂的90%职工下岗。当时,只有IC车间的20多名工人工作了一段时间。而这个连生产许可证都没有的生产线,一年的生产量还不及一个正常生产车间的一个月。另外,河南国通公司的副总经理陈君还于1998年11月召集部分下岗女工织毛衣。除此之外,大部分职工和技术人员被“赶”回了家,其中大部分是分配到厂里的大中专毕业生和技术骨干。

  根据双方签订的兼并协议,河南国通将“一年内投入500万元,用于新产品的开发”,然而,这个项目一直没有落实。他们在企业被兼并之后,以前的债务不仅没有偿还一分钱,而且在银行追讨债务时,河南国通还准备拿郑州仪表厂做抵押。

  河南国通总经理任慧宏多次在职代会上承诺:保证永不变卖厂区的土地和房屋。然而,河南国通公司却在1997年12月,利用已经作废的“郑州联环空调设备厂”(可与郑州仪表厂同时使用)的公章与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把属于国有资产的临街综合楼以430万元的价格卖给了河南杉杉中原实业有限公司。他们在协议中答应的“对工人的全员安置”不仅没有落实,而且还以其他名义辞退、解除合同工人25人,回家长休而不发工资的有51人,甚至厂里有3名老职工病倒了都没钱治病,倒在病床上……3000多万的国有资产相继流失,无疑使饱受磨难的郑州仪表厂职工的生活雪上加霜。

  现任厂长刘生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经有关部门评估,郑州仪表厂在兼并前的固定资产是3800万元,而现在只剩下这些报废的机器和一些报废的空调,连脚下这块地的土地使用证也被河南国通拿走了。”

  2002年11月,由于河南国通没有参加去年的年审,被河南省工商管理局注销其营业执照。郑州仪表厂的一级法人没有了,要找的起诉对象也没有了。据职工介绍,厂领导曾在职工讨论会上声称:‘保证给退休职工上调二级工资,并按时足额发放’。同时,‘给每个在职职工不少于3000股的股份,并根据企业效益参与厂里的分红和配股。’结果都没有给职工兑现。”

  鉴于河南国通在对郑州仪表厂的兼并中,进行虚假注册,并擅自销售其无权销售的国有资产,其行为已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五项之规定和国务院91号令,郑州市管城区人民检察院向管城区人民法院于2000年6月向管城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请求依法判决河南国通公司兼并郑州仪表厂无效,并返还全部财产。但在郑州市有关部门的协调下,以“检察院作为公诉人状告国通公司,已不简单是个案的问题,其负面作用太大”为由,让检察院撤回了诉讼。2002年7月管城区检察院在征得有关领导同意后重新起诉,有关部门以法律依据不足为由,又被“刷”了下来。

  时至今日,河南国通已销声匿迹,郑州仪表厂的巨额资产几乎全无,200多名职工无依无靠,还有离退休职工的工资、生活没有保障……虽然现在工人每天都来“上班”,但厂里一不生产,二不经营,根本没事可干。难怪记者发现不少职工在办公室打牌、下棋———看似无忧无虑,实际上苦衷和无奈溢于言表。

  在经历了层层拦阻之后,记者终于敲开了现任厂党委书记龙桂荣的办公室大门,当记者问及仪表厂被虚假兼并一事时,龙桂荣的态度十分低调:“厂里目前很被动,市政府正在研究改制方案。”据透露,仪表厂下一步的改制无非是两种路子:要么让厂子破产,把职工推向社会;要么再尝一次被兼并的命运。